《自语》

也许每一首不经意低吟的歌都与感情有关。或多或少……
也许每一个时常闪回的画面,不管是否被拍成照片,都与感情有关。或多或少……
很久以前一直想做个讲故事的人,”I’m just telling story…”故事都是过去完成时,过滤了疯狂与哀伤直入心底。
试着在地狱仔细辨别,如果可以赋予某些灵魂以意义。或多或少……
我渴望无谓于利益的信仰,大光明和大黑暗同样令人迷茫……
故事只是叙述,或使用另一种讲述的方式。
一些记忆的残片,任凭我们去幻想那波澜不兴的海面下曾翻涌过怎样的潜流。
人心是有茧的。或多或少……
当勇气的指尖将它层层剥离,痛和鲜活都随之而来。
我又怎么可能超脱,我不过是nobody,而且,也不再那么年轻。
我只有一张作废的车票,一卷最后的胶卷。
多久没看日出日落,多久没有在这光污染的城市看头上星空?
在一卷胶片的长度,自成系统,提供着难以察觉的温情,等待深陷。
等待叹息,怀念与眼泪。
但,也许这一切不过是波希米亚式的自语。
也许我没有自己想象中坚强。
也许,非语者,非语。听者心动。而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